“老来追梦”



1月11日,四川省峨眉山市高河村∞,演员郑扶贵(左二)在“云之上”△剧场饰演一┗名背夫。


1月7日,高河村“云之▒中”剧场,⿷演员姚仕元在雾森系统营造的云海中漫步,向每一位打招呼的游客点│┃头微笑。


1月10日,高河村,演员罗春秀在一场演∥出中落泪。


郑扶贵一边吃早餐一边练习《只有峨眉山》∝的剧情。


演员罗春秀和丈夫汪忠华白天在田里干活。


高β河村老支书姚仕元被镇政府返聘,白天要到单位上班。


白天,演员徐涛要在家里带三个孙辈。


1月10|日,高河村,演员徐涛饰演一名送别孩子的家长。

  《只有峨眉山》的村民演员

  四川峨眉山当地的村民做梦也没想到,在儿孙满堂、即将在家安享晚年的年纪,还有机会追逐演员梦╠╡。峨眉山下普通的小山村高河村,一座巨大的剧场因文旅演艺剧目《只有峨眉山》拔地而起,与保留如初的№高河村老村落构成一座大型实景剧场。剧场的270位演员ⓔ中,有80多人是当地的村民。白天,他们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,或是机关单位里的职工,抑或是在家照顾儿孙的“家庭保姆”;晚上,他们来到高河村,成为一名真正的演员。

  村民本色出演打动观众

  高河村老支►书姚仕元是《只有峨眉山》剧组≤的村民演员之一。∑2017年退休后,他因为要协⊙调搬迁工作,被镇政府返聘。剧场修好的同时,他也成了身兼两职的大忙人,白天要到镇政府正常上班,到了傍晚,就回到高河村排练演出。

  主剧场前,姚仕元在雾森系统营造的云海中漫步,向每一位打招呼的游客点头微笑,之后,他又迅速转移到卐旧村场景中,本色出演上世纪8∧0年代的村支书。《只有峨眉山》共分为“云之上”“云之中”“云之下”三大部分〖,每一部分,他都有参与。

  在姚仕元眼里,“云之上”的灯光舞美抓人眼球,故事直击人生痛苦与幸福,“云之中”的情景设计如在云۩..霄,造型亦梦亦幻。作为高河村人,他最喜欢的还是“云之下”部分,即旧村里的情景剧α表演。

  旧村的一个场景里,正值花甲之年的徐涛在一∈群秀美的青年演员中显得矮小而不起眼,全身投入的她随着剧情泛起泪花,渐渐打动了周围的观众。

  去年加入《只有峨眉山》剧组之前๑,徐涛已经有整整35年没有演出过。学生时代的徐涛是◙一名文娱委员︱︳,她喜欢歌舞、喜欢演出。毕业后,她۩每天晚上带着⺌村里团支部的女青年们唱┏歌跳舞,为各种重大节日排演节目。25岁后¤,徐涛进入单位工作,工作之余还得照顾△家人、打理自家的几亩田地,文艺梦想被放进了内心的角落里。

  听说剧组招人,徐涛第一批报了名,熬过排练期后,终于登上舞台。白天,她≥在家里带三个孙辈,到点就把孩子丢给老伴儿,备好晚饭┘的食材,化上装去高河村。

  表演投入,每场戏都会哭

  作为一名背夫╬演员,郑扶贵的演艺之路则显得阴差阳错,因为载―朋友到剧组▇█面试,自己也顺便尝试了一下,郑扶贵反而被选上了。因学得快、悟得快╦╧,郑扶贵在剧组≡里没少受到表扬,这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成就感。每天早上,他会提早一个小时到电力∏公司上班,为的是更早地完成工作,以便┐能准时下班到剧场演出。

  郑扶贵进行表演每个月可以领到1650元,他说,“钱虽然不多,但这份经历难得。”

  49岁的罗春秀并不在乎工资,喜欢看剧的她如今还会回味《蛙女》。每ミ当看剧时,她总不自觉地把自己带入角色,梦想着自己也能演主角。面试成功成了演员之后,她々把57岁的丈夫汪忠华也一起叫上,“他当兵出身,ψ平时太严肃,什么都不想尝试,我逼着他进剧组,他现在演得比我还来劲︰儿。”

  在村口送别的戏份中,罗春秀和汪忠华依然演夫妻,两人要送“儿子”去深圳打工。每每演到这里,两人的眼泪会不自觉地往下掉。

 а 罗春秀说,不光她自己,许多老年演员和她一样投入,基本每场戏都๑会哭。和年轻演员搭戏时,他们也习惯把对方当做自己的孩子看待。高河村对┝于他们来说就像是家一样的存在。

  演戏之余,罗春秀和汪忠华依旧是农民身份。剧场不远处的田里,罗春秀和汪忠华翻了土,撒上种子,新的种子即将发芽。

  A12-A13版采写❤/新京报记者 祖一飞 郑新洽

  A12-A13版摄影/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

 
®关于本站文章™ | 若非注明原创,默认 均为网友分享文章,如有侵权,请联系我们™
㊣ 本文永久链接: “老来追梦”